桃花浪子.睚眦

一只文笔极渣却又喜欢写肉的小可爱,易勾搭

难言

沈巍X夜尊(掺和点原著)
“沈巍,我们从小就是彼此了解对方的想法,这难道就不算我尝试着了解你了吗?
“你说从来没有人试着想要去了解你?那我呢?小时候,你想干的事情我偷偷的想方设法的帮你,你知道我有多了解你吗?
“可是你一次也没救过我,你总是抛弃我,你一次次的把我抛弃,让我变成孤零零的一个人,沈巍,你有点情意在吗?你不是读书之人向来最讲究情意吗?
“你恨你自己,恨我,皆是因为你我为鬼王,你有没有想过我想不想当这个鬼王?可是不当不就只有被杀的命吗?说到底,我没嫌弃你这个异类,你反倒嫌弃起了我。”
沈巍脸色有些发白,不仅仅是因为重伤回来被强行带入梦境,最重要的是夜尊的这些话,每一句都像一条鞭子狠狠地抽在他身上,他似乎从来都没有注意过自己这个双生的弟弟,他想要让夜尊停下来,可夜尊仍旧在一句一句的说着。
“我就说过,我比不上任何一个外人,我把你看的那么重要,你却...”夜尊终于不再说话了,沈巍也被一股力量推出了梦境,他依稀能听见夜尊似低喃般的、声音很小的“但我想看你活着的样子。”
沈巍睁开了眼睛,他盯着天花板,好一会儿双眼才聚焦,发现自己在自己的家里,旁边是赵云澜正一脸担忧的看着他,一见他醒来忙说,“沈巍你是不是傻了,受了这么重的伤还想继续走动,你知不知道你才抬起脚就睡过去了,吓死我了。”
“我没事。”沈巍一开口才发现自己声音哑的厉害,身上的伤隐隐作痛,他谢绝了赵云澜递过来的水,又缓缓的阖上了眼。
“诶你怎么..”赵云澜刚想问沈巍为什么又要睡觉却见沈巍的呼吸已经平缓只能闭住了嘴,心里纳闷这人怎么睡觉这么快。
但遗憾的是沈巍这次没有做梦,许是夜尊累了,但最合理的解释是他快神魂俱灭了,沈巍受了重伤,同源的另一个人必然也会受伤,更别说夜尊想办法转移了伤痛,他身上是加倍的伤。
——
“混蛋沈巍。”夜尊此时正飘在空中,他已经不能聚形了,过了良久,他才又接着说,“哥哥,你什么时候来接我回家啊,我好想你。”夜尊的眼眶已是通红,眼眸也是昏暗无色,不像往日那般,他在虚空一抓,那是个五指合拢的动作,就像是,牵住了谁的手,他笑了笑,眼泪却在前一刻落下,只是这时,哪还有什么实体?夜尊就那样渐渐消失了。夜尊早就知道自己快要消失了,他用了最后的力量到了一个十分清澈的湖的上空,在快消失之前,他一直盯着胡中的倒影,就好像,要把那副模样刻在魂体里,再也不忘记。
——
在夜尊消失的那一瞬,沈巍的心突然疼了起来,过了很长时间,他才睁眼,眼泪不知什么时候就已经染湿了枕头。
「原谅我不愿承认,你离去的事实。」
END(不)















夜尊关掉了手机上的页面,泪眼朦胧的看向一旁的沈巍,用带着哭腔的声音问,“哥,这是假的对不对?”沈巍有些无奈,他揉了揉夜尊的头,在他耳边说,“是不是假的,要亲身体验一下吗?”自家弟弟喜欢看衍生作品就算了,每次看完be都会特地问自己是不是假的,他活生生的站在自己面前不就是最好的解释?不过每次都能顺势来一次,一个哭唧唧的小面面对沈巍来说也没什么不好。
夜尊闻言瞪大了眼睛,脸很不争气的红了,沈巍含笑看着他,等待着他的回应,他抱住了沈巍,小声的回答,“要。”沈巍顺势将他抱起来,把他按在墙上狠狠的吻了起来。
周围太过安静,他们甚至能听到,彼此的心跳。
END

无聊产物。
就..就这样吧。晚会儿肝车。
车走评论...?

就想问问有没有哪位太太产粮用上傀儡线的多带感啊wwwwwwww

莱瑟

真的太讨厌了!!!图片发不出来「托腮」那就只能强硬的上链接了hhh点不点的开就不是我的事了因为我也不知道qvq
https://m.weibo.cn/6015186383/4143259448108663

莱瑟 无题 ooc

设定:在外面野了几十年的莱戈拉斯终于回家了,但是却看见瑟兰迪尔在自己的宫殿喝醉了
“Ada!”莱戈拉斯急忙跑过过去抱起瑟兰迪尔,把他轻轻地放在瑟兰迪尔自己偏殿里小憩用的躺椅上。似是感觉到了些许亲切的久违的气味,听到了久违的声音,瑟兰迪尔艰难睁开了眼,但是眼前朦胧一片,只能模模糊糊看见是一个年轻的精灵在他身前看着他。
“是...莱戈拉斯…吗?”瑟兰迪尔不敢去确认这就是他最宠爱的儿子,他不敢相信他那叛逆的儿子居然回来了,是为了……陶瑞尔吗?
“是,Ada,我回来了,我再也不会走了。”莱戈拉斯在一旁坐了下来,他现在只想好好的端详他的Ada,Ada因为自己的离去,似乎憔悴了不少。
“回来了……回来了就好啊……”瑟兰迪尔喃喃的说着,不一会儿便又睡着了。莱戈拉斯看着瑟兰迪尔的睡颜,他的心,似乎悸动了一下,久违的心动……
聪明如莱戈拉斯,他很快就明白,他是爱上他的Ada了,这与对陶烈儿的喜欢不同。所以,莱戈拉斯想要占有瑟兰迪尔,占有他的Ada,他想看他的Ada在他身下承欢的模样,他想一点点的打破他Ada的高傲,想让他Ada只属于他一个人……
——分割线——
瑟兰迪尔完全酒醒时,发现自己在一个阴暗的房间内,四肢被铁链锁住,唯一的活动范围就是这张他正躺着的床。瑟兰迪尔想用魔法将铁链击碎,但却发现自己的魔法使不出来了,他的手腕上有一些符号,是古老的,封印符号,只有写下这符号的主人想要解开才行,否则,就是甘道夫也解不开。
瑟兰迪尔皱了皱眉,不会是……爱隆吧?而这个念头在门被打开时消失的无影无踪了。“莱戈拉斯?”瑟兰迪尔疑惑的问,他有太多的疑惑了,但最终只化为了这一句。“是,Ada。”莱戈拉斯走到瑟兰迪尔面前,脸上看不出一点表情。“你为什么锁住我?”瑟兰迪尔脸色有些不好,难道他要篡位?“因为,我想让Ada只属于我一个人。”莱戈拉斯一边说着,一边解开锁住瑟兰迪尔的铁链。“啪——”莱戈拉斯的脸上挨了一巴掌,这是瑟兰迪尔用尽了力气的。“你疯了?”瑟兰迪尔问道。
“不,只不过,Ada,既然你这样,我也不必客气了吧?”莱戈拉斯脸上虽然有一个红红的手掌印,但并不让人觉得难看,再加上现在的表情,看起来就像一个残忍的屠夫想要杀了手中的猎物般,不过莱戈拉斯不会杀了他的Ada,他只是想占有他的Ada而已。
“你干什么?”精灵的直觉告诉瑟兰迪尔他有危险,他不断地朝墙退去,他知道,这种危险绝不是面对敌人的那种,他顾不得自己的高傲,他不希望这样,但是,高傲和逃离危险,他选择暂时的放弃高傲。
“Ada没了武器没了魔法能有多强呢?正巧这次机会,我会让Ada度过难忘的一天。”残忍的笑容,冰冷的不带一丝感情的话语,瑟兰迪尔觉得属于他的真正的报应,来了。
接下来的世界,才是真正的,一片黑暗……
未完待续
「接下来就是肉了」